朱紅如火 除盡“人間鬼”—溥儒《鐘馗》

2019-11-18

驅邪怯魅 懲惡揚善——溥儒朱砂《鐘馗》賞析



翰海2019秋季拍賣會

近現代書畫(一)

拍賣時間:12月13日

Lot56

溥儒《鐘馗》

朱砂紙本/鏡心

1943年作

鈐印:溥儒

款識:鍾馗曾是開元見,從此人間鬼日多。明是將無來作有,撐眉弩目柰人何。錄舊句。癸未端陽節,心畬。

注:文物公司舊藏




從神祗到“人間世”

在中國傳統文化和民間信仰中,鐘馗是驅除邪祟、祈福迎祥的民間神祗。鐘馗信仰傳承之久與影響之廣,在中國民間文化中,也屬于非常突出的。可以說,世界上有華人的地方,就有對“唐·賜福鎮宅圣君”鐘馗的信仰。目前所知對“鐘馗形象”最早的記錄來源于《唐逸史》。《唐逸史》有載,唐玄宗于病中夢得“蓬發虬髯,面目可怖,頭系角帶,身穿藍袍,皮革裹足,袒露一臂”,自稱“終南山鐘馗”,誓替大唐除盡妖魅。唐玄宗醒后病癥霍然自愈,故令吳道子按夢中所示繪成《鐘馗圖》,并告天下“歲暮驅除,可宜遍識,以怯邪魅,益靜妖氛”。由此,鐘馗被奉為驅邪怯魅的神祗,而他的形象從成為“傳奇英雄”的一刻起,就非常鮮活地出現在畫作上,廣為人知。

驅邪斬鬼之神在年節裝飾始于唐末,延續不衰。從明代開始,鐘馗畫的創作和張貼從歲末這個時間節點轉變為“歲末”和“端午”兩個時期,而到了清代,畫鐘馗則多集中在端午而非除夕。清代康熙十四年修、二十二年繼修的《海寧縣志》記載:“五月五為‘天中節’。……各家貼符于堂,或懸真人、鐘馗像以辟邪。清代“揚州八怪”之首金農所繪的《醉鐘馗》也在題識中表示,端午時節畫鐘馗在當時非常盛行。可見自清代開始,鐘馗從“歲暮怯魅”擴展到“驅除五毒”。


金農《醉鐘馗》


 

借筆墨抒胸中意氣

歷代關于鐘馗的繪畫、詩歌、民間傳說可謂眾多,而鐘馗的形象也隨時代而演變。元代以降,鐘馗畫逐漸成為被賦予畫家思想情志的特定圖像,即“并非以描摹悅世為能事,實借筆墨以寫胸中懷抱耳”。從明代之后,在鐘馗打鬼的繪畫中,鐘馗開始使用寶劍。清代畫家高其佩首創以朱砂畫鐘馗,其后許多畫家也延習這一畫法。


溥儒(1896-1963)



及至近現代,“鐘馗”也出現在諸多知名畫家的筆端,其中名聲最盛的當屬“溥鐘馗”——溥儒。溥儒集“舊王孫”與“詩書畫”名家于一身,他貴為皇室后裔的身份、跌宕的人生經歷、卓絕的藝術才華,在近現代畫壇中可謂獨樹一幟。溥儒喜畫鐘馗、擅畫鐘馗,在藝壇故有“溥鐘馗”之稱,其筆下的鐘馗形象各異,有傳統的捉鬼驅邪,嫁妹出行,也有棒打窮鬼,騎自行車等詼諧有趣的題材。

從“鬼王”到神祗,從“鐘進士”到民間勇士,千年間,鐘馗的形象歷經演變,然而剛直不阿、正氣浩然的一直是鐘馗形象的精髓。在民間,端午掛鐘馗畫寄托的是百姓驅邪祈福的夙愿,在文人心中,畫鐘馗是帶著社會批判性與民族意識的抒發。


朱紅如火 颯颯凜然 愿鐘馗除盡“人間鬼”

本幅“末代皇孫”溥儒的《鐘馗》作于“癸未(1943)端陽節”。此前幾年,日本侵略者欲聘其在偽政權中任職,溥儒稱疾不入城,堅不赴職。此時的他,隱居在萬壽山中,以賣書鬻畫為生。圖上作者題詩云:“鐘馗曾是開元見,從此人間鬼日多。明是將無來作有,撐眉努目奈人何”。這首詩出自元代程矩夫《己丑除夜留遠齋十絕》,曾被收入《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五百三十五》。溥儒引用此詩,表達的是在日寇橫行之行,“人間鬼”紛紛,期盼能有鐘馗再現,將小鬼們一起消滅,這簡直是對黑暗世界的詛咒和宣戰。




《鐘馗》全作以朱砂寫成,不落凡俗。民間認為朱砂有驅邪避災之意,而鐘馗是捉鬼王,二者結合在一起,寓意不言自明。溥儒以寫意的筆法、飛動的筆勢來寫穩如泰山的鐘馗立像,在安穩中卻有一種颯颯凜然之風。頭、軀干與腿腳的三曲造型猶如京劇中的亮相動作,有一種不可一世的威嚴之勢。那一片朱紅之色,如火如荼,給人以視覺和心靈的震撼。

 

2002-2013 Beijing Hanhai Auction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備12043782號-2 翰海經營許可證號:1101041159871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1800         技術支持:雅昌藝術網

訪問量:2403

中彩票下载 双色球推荐 浙江11选5杀三码专家预测 股票查询 雪缘园德甲积分榜 广西快三计划网页版 湖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足彩即时赔率 七星彩购买前四位网站 武汉麻将赖子山庄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开奖图 比分网188 黑龙江时时彩网站 福彩辽宁35选7走势图 华东15选5 3分pk10计划软件app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