翰海2019春拍|中國書畫預覽

2019-05-28

北京翰海2019春季拍賣會將于6月12-15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舉行,12-13日預展,14-15日拍賣。本屆拍賣會將推出近現代書畫(一)、(二),古代書畫、民國法書、當代書畫、現當代油畫雕塑、古董珍玩以及紫甌凝香-紫砂藝術專場。


在翰海近兩年的大型拍賣會中,書畫板塊呈現出明顯的中檔價位藝術品回暖行情。翰海2018春秋兩季拍賣會,有近3成書畫作品超估價多倍成交。中國書畫板塊,一線名家作品的價格體系已經基本穩定,而二三線藝術家中,特殊題材的、具有代表性的精品佳作,也能創出佳績,另一個就是出處良好、未曾露面、存藏周期長、換手率低的作品,往往成為拍場“黑馬”。


翰海2019春季拍賣會,中國書畫四個專場共推出870余件作品,陣容整齊,古代及近現代板塊中,均有佳作納入。近現代書畫將推出齊白石、黃賓虹、溥儒、啟功、陳半丁等名家作品,古代書畫則奉上京江畫派代表人物張崟的《焦山圖》手卷,此卷有伊秉綬等十三家文人題跋,以及董邦達《峰巒飛瀑》等臣字款繪畫。民國法書專場收錄華世奎、張伯英等一百余件名家翰墨。



 


中國書畫拍品預覽



近現代書畫(一)


Lot 63


啟功《秋林策杖》


水墨紙本/成扇


1942年作


鈐印:啟功之印、元伯、壬午、元伯三十以后作、靜娛室


款識:


(一)子鶴先生雅正。壬午六月,啟功寫。


(二)壬午年夏日來游北平,忽忽新秋,將明日南行。晚同友朋顧于什剎海處,過子鶴兄草廬,以書留念。真山何澄。


另面:何澄行書


注:文物公司舊藏


18×48cm


估價:60000-90000


上世紀三、四十年代,啟功先生活躍在中國畫壇,列身于溥心畬、張大千等前輩大師的書畫雅集,參加京城重要畫展,創作達到高峰狀態。此《秋林策杖》成扇創作于壬午(1942)年,正值先生精力充沛時期,屬于其盛年精品。


觀先生用筆,有董源、王蒙遺意。董源山水點線率意,他的山水畫多寫江南風景,用色蒼茫,墨氣淋漓。而王蒙的山水善于表現林巒的郁茂、蒼茫,其雅致之余更帶有些野逸之氣。先生以二家筆法入畫,用筆以圓筆藏鋒為主,運筆也多圓轉而無直折。這種用筆無論在雜樹的勾勒、還是在山石的皴染上,都表現得很充分。圓筆渾厚,再加上用墨濃淡枯濕的豐富變化,所畫景色便呈現出秀潤幽深的意境。可以說,此《秋林策杖》圖反映出啟功先生對此等山水畫情調的傾心愛慕,同時也體現出他在這一階段在臨古畫法上的精深功力。


成扇背面為何澄所書行書五言詩,墨色濃厚、筆力沉著、瀟灑出塵。何澄(1880-1946),字亞農,山西靈石人。21歲時作為山西首批赴日留學生東渡日本,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。在學期間加入中國同盟會,辛亥革命后,歷任滬軍第二十三師司令部參謀長、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等職。晚年歸隱蘇州,喜文物收藏,與張大千、葉恭綽等人為至交好友,是蘇州名園——網師園最后的主人。解放后,其子女將包括網師園在內的庭園住宅以及文物收藏全部捐獻給國家。


何澄與啟功的詩畫均為“子鶴”所作。“子鶴”應是黎世蘅(1898-?),字子鶴,安徽當涂人。與何澄經歷類似,他早年留學日本,畢業于日本京都帝國大學。歸國后曾任北京大學教授、民國大學校長、中法大學代理院長等職。


 




近現代書畫(二)


Lot399


黃賓虹《崖石漁舟》


設色紙本/鏡心


鈐印:興到筆隨、黃賓虹


款識:崖石漁舟。黃賓虹。


69×35 cm


估價:200000-400000


在中國近現代畫壇上,黃賓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畫家。其畫風與豐富多變的筆墨中,蘊含著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與自然美的美學取向。幾十年來,黃賓虹的繪畫一直受到美術界的廣泛關注,并逐漸釋放出巨大的能量,影響著當今畫壇。


《崖石漁舟》極能體現黃賓虹扎實的傳統功力與獨特的審美個性。全作取高遠式構圖,畫的上方一座高山巍峨聳立,中腰下黑壓壓的山巒橫斷其面,中間留下一條白帶,令高山與低巒形成了黑白、開合、虛實的強烈對比。那高山濃黑的整體中又間以一座虛淡的屋宇,襯出山巒起伏。近處畫面郁郁蔥蔥的青山草木,旁留大片的虛白,水中著一小舟,隱士端坐其間,使畫面呈現出空靈靜謐的無言美境。


此作雖取材于常見的自然景色,然樹木朦朧蒼翠,山石深秀葳蕤,一派生意盎然。技法上,以斑駁凝練的墨線勾勒山石樹木的形質,再用濕筆暈染;在著色上,用他那純熟的積墨、破墨、淡墨諸法,任意潑瀉。再以花青、石綠、淡赭色作為適當鋪設。墨點、色點,錯錯雜雜,斑斑駁駁,涉筆老辣,自然玄妙。由于點法有致,表現力非常強烈,豐富而不雷同。最妙處在那幾筆濃淡相間似隨意抹成的浮云,傳神般地傳達出“雨過云猶濕,平橋水亂流。莫言風浪急,野岸有漁舟”的溪山清靄的動人境界。



 近現代書畫(一)


Lot97


溥儒 溥伒《秋溪漁父圖》


水墨紙本/立軸


鈐印:心畬書畫、舊王孫、溥儒、松巢客、溥佺長壽、松窗居士


款識:


(一)看到秋客最好時,瘦蔬枯樹有其姿,閑來愛其山僧語,可笑踏青人未知。心畬畫秋樹。


(二)松窗居士溥佺寫山石漁父。


注:北京工藝懋隆貿易有限公司收藏


99×32 cm


估價:20000-30000


從清朝到民國到新中國這一百多年里,愛新覺羅家族的書畫家層出不窮,代有英才。如溥字輩就有溥儒、溥伒、溥佐、溥佺等人,啟字輩最為出名的則屬啟功。《秋溪漁父圖》為難得的溥字輩兩位皇族子弟——溥儒與溥佺合作而成。


漁、樵、耕、讀是古代文人著意追求的生活方式,“漁父”的形象是清高、隱士的代名詞,其大量出現在歷代文學、繪畫藝術中,成為文人們的感情寄托。圖中山崖嶙峋陡峭,崖上蒼柳秋樹卓然挺立,離岸不遠處,兩位漁父駕舟于湖面上,畫面整體表現一種恬淡幽靜的氛圍。臺灣著名藝術評論家蔣勛認為“溥心畬最好的作品……并不特別使人只注意到他的技巧的經營,相反地,卻是一片淡雅的墨色中渲染出了一個安靜不沾塵俗的文人世界。”


觀此《秋溪漁父圖》,一山一石,一樹一葉,一舟一人,簡則寥寥數筆,傳達出的意境卻是極富詩意的。從溥儒的題畫詩“閑來愛其山僧語”句,也可以看出其瀟灑的生活態度,詩與畫的境界相輔相成。



古代書畫


Lot699


張崟《焦山圖》


設色紙本/卷


1810年作


鈐印:張崟之印、張崟之印、且翁


款識:


(一)臘月初一日泛舟焦山訪巨公,用坡公游孤山韻見寄,命和兼索圖,依韻奉答即呈誨政并請教畫。極幽討冒江湖,狂風駭浪阻得無,煙中一螺愛入骨,乘興豈待人招呼,道人有道親若孥,一敘闊契聊以娛,相攜吟入最佳處,登頓不惜盤且行,道人為主山蘧廬,有遠公在公不孤,裊裊炊煙起香積,飽啖蔬腐怡伊蒲,遙望西津憶潛夫,裁詩火急日未晡,即投雙鯉溯潮上,索我贗詩兼作圖,我詩自愧糟粕余,胡為錦繡換管蘧,為公畫驅詩畫逋,淋漓酣嬉試一摹。丹徒張崟呈畫。


(二)北嵐先生博雅工詩文,尤精金石之學,喜游覽。庚午春以公事駐丹徒,暇日每枉顧劇談必永日,臘之初一日,天欲雪,乃乘風破浪,放舟獨游焦巖,仿巨超長老,因用坡公游孤山詩韻作長句見贈,命和兼索繪圖。是時嚴寒袖手畏出者已數日,然詩至興,勃勃不可按,遂炙硯呵筆作圖,圖成和詩,詩成復呵僵筆書之,以紀一時盛事。筆滯墨凝,弗遑計也。壬申三月,先生已將此卷付裝,自吳門郵寄,索巨公家舸齋從兄補書和作。展閱之際,甚悔書畫之陋愈征。先生鑒賞之,深聊識數語于后,自護其短,奉先生捧腹,一大軒渠云爾。三月三日,夕庵張崟書于逃禪閣,時微雨初霽。


鑒藏印:存精寓賞、徐宗浩印、石雪齋秘笈印、叔衡心賞


伊秉綬題引首:臘日游焦山圖。萊陽趙北嵐嘉慶庚午年游。閩人伊秉綬壬申年題。鈐印:墨卿、柘湖


張鉉、張镠、錢之鼎、清恒、郭琦、伊秉綬、鮑文逵、李方湛、黃中理、陳經、齊彥槐、陳文述、融松十三家跋


28×226.5 cm


估價:1200000-1800000


備注:


張鉉(1756~?),字翊和,號舸齋,江蘇丹徒人。以優貢授理問,工詩畫。書齋名“飲綠山堂”。著《飲綠山堂詩集》。


張镠(1769~1821),字子真,一作紫貞,號老薑,一號井南居士,江蘇揚州人。工篆隸。善詩,孤峰峭立。精山水,筆意蒼莽,多參篆法,古拙灑脫。性耿介,不隨俗,窮老以終。著有《求當齋集》。


錢之鼎(1773-1824),清代詩人、書畫家。字君鑄,一字伯調,號鶴山,又粵錫彬。丹徒人。


清恒,字巨超,號借庵,桐鄉人,本姓陸。主焦山定慧寺。有《借庵詩鈔》


郭琦(1769-1826),字蘭池。丹徒人。諸生。書法學王文治。所畫蘭竹得元人筆法。


伊秉綬(1754-1815),字祖似,號墨卿,晚號默庵,清代書法家,福建汀州府寧化縣人,故人又稱“伊汀州”。乾隆四十四年舉人,乾隆五十四年進士,歷任刑部主事,后擢員外郎。伊秉綬喜繪畫、治印,亦有詩集傳世。工書,尤精篆隸,精秀古媚。其書超絕古格,使清季書法,放一異彩。隸書尤放縱飄逸,自成高古博大氣象,與鄧石如并稱大家。


鮑文逵(1765~1828),字鴻起號野云。江蘇丹徒人。嘉慶六年(1801)貢生。官海陽知縣。工詩善交游嘗與同里張絃、張崟、茅元輅、郭堃結文字交時稱“松溪五友”。


李方湛(1764-1816),字光甫號白樓。浙江仁和人諸生。善詩文有《小石梁山館稿》。


黃中理,字奕清宜興人年少時學詩法于張衢與同邑張衢萬之蘅齊名。


陳經(1792—?),浙江烏程人,字包之,一字抱之,號辛彝,一號新畬。阮元弟子,曾署嘉定主簿。善刻印,家藏尊、彝、泉、印、磚、瓦甚富。精考證,刊有《求古精舍金石圖》。精隸書、花卉、墨竹,有古趣。


齊彥槐(1774-1841),字夢樹,號梅麓,又號蔭三,徽州婺源(今屬江西)人。嘉慶十三年(公元1808年)召試舉人。翌年成進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。散館,授江蘇金匱縣知縣,有《衙齋書壁詩》十九首,紀其治績遷蘇州同知,保擢知府,陳海運議于巡嫵,得旨優獎。彥槐之詩,出入韓蘇,尤長駢體律賦,兼擅書法,精于鑒藏。


陳文述(1771-1843),初名文杰,字譜香,又字雋甫、云伯,英白,后改名文述,別號元龍、退庵、云伯,又號碧城外史、頤道居士、蓮可居士等,錢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嘉慶時舉人,官昭文、全椒等知縣。詩學吳梅村、錢牧齋,博雅綺麗,在京師與楊芳燦齊名,時稱“楊陳”,著有《碧城詩館詩鈔》、《頤道堂集》等。


按語:


清代乾嘉之際,鎮江地區出現了一個詩畫兼擅的文人群體——京江畫派其代表人物是丹徒張崟。張崟作為京江畫派領軍人物在清代鎮江地區的畫史上曾經名震一時。在以崇尚“正統派”為主流思想的清朝畫壇,作為一個地方畫派的領袖,張崟與其領導的京江畫派獨辟蹊徑,力追古法,反對因循守舊,泥古不化的風氣,以自己家鄉的真山真水為創作題材,創作出大量的“實景山水”,開拓了山水畫新的審美領域。


鎮江山川雄壯,名勝古跡很多。自西向東排列著金山、北固山和焦山,古稱“京口三山”,聳峙于寥廓江天,形勢壯觀。加之寺觀、樓閣、亭塔點綴其間,景色幽絕。歷代文人墨客常泛舟登山、嘯詠摹擬,以抒寫風月在胸、江山為樂的山水情懷。


《焦山圖》卷是清代嘉道年間“京江畫派”的畫家張崟為好友趙曾所作。京江畫派又稱丹徒派,是活躍在鎮江地區的一個重要畫派,其中以張崟的成就為最大,一向被公認為京江派的首領。蔣寶齡認為,張崟“詩畫著名京口,花卉、佛像皆超絕,尤擅山水,自文沈上窺宋元,高自位置,下筆便思接千古,有‘鎮江派’之目”。


趙曾,字慶孫,號北嵐,山東萊陽人。乾隆五十四年己酉科舉人。嘉慶時歷任嘉定、青浦、荊溪各地知縣。代理鎮江府通判。精詩文、工篆隸,酷好金石書法。從張崟在圖上的題跋可知,嘉慶庚午(1810年),趙曾因公事駐扎在鎮江,遂于臘月初一日乘舟去焦山探訪自己的朋友巨超長老。因為大文豪蘇東坡也曾有《臘日游孤山訪惠勤、惠思二僧》一詩,出于思古情節,等旅行結束后,趙曾就給張崟寄去自己用蘇詩之韻寫的《臘日游焦山》,請他倡和并依此作畫。等到壬申(1812)三月,兩人再次相遇后,趙曾已將《焦山圖》裱好,張崟遂在圖上再加一題,以述緣由。


此作通過畫卷橫向展開的方式,以紀實的表現手法,逐一展現了“京口三山”的名勝景觀。塔寺臺閣皆依山傍勢,鑿巖而建,形勝天然。畫的中心處,有位文士,正乘風破浪,往焦山開去,應該就是趙曾本人了。從畫法上看,張崟多取寫實手法,刻畫入微,有清馨之氣;墨色多次重疊,猶如“積墨法”,使山體、樹木呈現蒼渾豐郁之勢。


趙曾對此卷應該倍加珍視,因為從引首至后卷題跋,多至十數人,當中如伊秉綬、張镠、齊彥槐、陳文述等人都是一時名士。從這個角度看,此卷不僅作為一幅帶有鮮明地域色彩的實景寫照作品,對于后人研究鎮江地區的地理地貌具有重大意義,而且對于研究當時鎮江文壇的友朋交往亦有珍貴的參考價值。



古代書畫


Lot840


董邦達《峰巒飛瀑》


水墨紙本/立軸


鈐印: 臣董邦達、恭畫


款識:臣董邦達恭畫。


乾隆御題詩:峰為師子蹲,瀑是鴻龍舞。設匪栴檀林,定擬瓊瑤圃。結宇卜幽棲,伊人真得所。


鑒藏印:鹿泉心賞、眼福


備注:錢堉之,字鹿泉。江蘇無錫人。清代收藏家、目錄校勘家。


118.5×44.5cm


估價:100,000-150,000


董邦達生于康熙朝,初仕于雍正時期,但主要活動于乾隆朝。乾隆的丹青雅好十分濃厚,成立畫院處、如意館,招募大批畫畫人作畫,同時“詞臣供奉”也甚活躍,一些大小臣工身有官秩,擅長繪畫,經常以書畫進呈或受命創作,這些人被稱為翰林畫家。從清宮檔案看,董邦達就曾多次受命作畫。同時,他在乾隆朝屢屢升遷,參與編修《石渠寶笈》等,入直書房,累官至工、禮部尚書,可見其深受乾隆重用。


《峰巒飛瀑》畫幅上部山巒參差,起伏連綿,愈往上愈趨深遠高峻,山之最高處至為崔巍雄奇。高峰以左,山勢漸走低,衢路小徑,隨山勢而峰回路轉,逶迤起伏。另一側溪澗潺潺鳴濺,迴流于崇山峻嶺之間。山下則一派溪水,坡石草木繁茂,水榭院落,置于竹林岸邊。縱觀全幅構圖,于磅礴雄奇中求深秀,奇峰峻嶺、瀑泉郁林錯落有致,觀之令人深嘆大自然造化之精奇。


本幅款題“臣董邦達恭畫”,應屬奉敕而作。可以看出,董氏的筆法格外細膩恭謹。尤其在表現山巒螺旋扭曲的獨特地貌時,他先用筆勾出山石輪廓,后再施用披麻、小斧劈及點子皴,中間又用枯筆擦點,淡墨渲染,把山體結構刻畫得淋漓盡致,雖有雄偉之勢而無迫塞之感,可見其深厚的對景寫生功力。畫中所描繪的湖山勝境,以及傳達出的寧靜幽遠的意境不正是乾隆所喜好的“升平盛世”嗎?董邦達的藝術思想和實踐在清宮畫家中堪稱佼佼者,也許,與皇帝的審美意識大致相同,正是他得到賞識與信任的重要原因罷。



近現代書畫(二)


Lot264


齊白石 《花蔬動物》


設色紙本/鏡心(四屏)


鈐印:齊大


款識:


(一)有香有味。白石老人畫于京華。


(二)白石老人。


(三)白石老人。


(四)白石老人。


65.5×32.5cm


估價:600000-900000


齊白石老人的畫,無論山水、花卉或蟲草,都能給人以明朗、清新、簡練、生氣勃勃之感,并且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。老人曾說“為萬蟲寫照,為百鳥張神”,要“自己畫出自己的面目”。他把老鼠、油燈、算盤、鋤頭、柴耙等引進畫中,并流露出農民的質樸、孩子般的天真、真誠的愛和恨,遠遠地打破了傳統文人畫中畫竹即寫“虛心”、畫蘭便寫“幽香”的陳套。


《蔬果動物》四屏,或寫秋菊綻放、紅荷盛開,或寫冠上加官、蔬香有味,是老人不可多得的具有時代精神和生活氣息的寫意花鳥畫精品。


《秋菊》一幅中,老人以洋紅勾紅菊花瓣,再點染深淺不同的紅色,花瓣飽滿,色彩濃艷,黃菊則以雄黃填色。其最突出處,在勾勒花瓣的筆力,即使不用墨也有墨的蒼勁挺拔。構圖上,橫豎四五根竹竿的處理,把分散的花、葉連成一體,頗見經營之功。


《紅荷》一幅中,老人以紅艷的色塊寫荷花,分別以濃、重、淡、清四層次的墨色寫花蕊、葉片、干枝;以章法論,幾乎占據畫面三分之二的荷花,以大筆揮寫,酣暢淋漓,兩朵紅荷則被遮擠在右上角,別具一番情趣。簡括分明的紅、黑交映中,大面積墨塊與富于韻致的線條結合,造就畫面的強烈對比與和諧,更顯意味醇厚。


《公雞》一幅中,老人將雞冠花與公雞畫在一起,取其好彩頭為“加官進爵”、“冠上加官”。他筆下的雞冠花,真是光艷照人。在紅色的花朵上再加重濃洋紅,體現出花朵的肥厚和細毛的質感,而且葉片結構緊湊,密不透風,如一支鮮紅的火把燭天而燒。而花下的這只公雞,仿佛慢慢地踱步而出,呈現出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。從雞冠到羽毛,再到利爪,濃墨淡彩,鮮活間透出靈動之氣,筆墨間充滿超越形似之外的神韻。


《有香有味》是這四條屏中,老人唯一為之定名的一幅。老人曾說過:“牡丹為花之王,荔枝為果之先,獨不論白菜為菜之王,何也?”可見對白菜的評價之高。他筆下的白菜、蘿卜,顯然源自童年農家生活的真切感受,表現出他那種善于從平凡家常生活中擷取創作素材的藝術天性。畫中白菜以淡墨濕筆寫之,用筆老辣,蒼潤沉穩,再加上洋紅畫的兩根蘿卜,看似平板的布置,一斜一直卻極為自然,這種令人尋味的獨特匠心實非一日之功所能為之。




近現代書畫(一)


Lot81


王雪濤《秋趣》


設色紙本/立軸


鈐印:天風閣、雪濤


款識:遲園晨興。雪濤。


注:文物公司舊藏


67×33cm


估價:60000-90000


在花卉畫中,用寫意筆法畫出花卉,以工筆法畫出草蟲(如紡織娘、蟈蟈、螳螂、天牛、蟋蟀、蜜蜂、蜻蜓、蝴蝶等),用以形成粗與細、靜與動、放與收的對比效果,活色生香、妙造自然,使畫面充滿生機、情趣盎然。王雪濤最喜用此法,堪稱高手妙筆。


此幅《秋趣》描繪的是深秋時節溪畔一景。枝頭的葉子經霜染之后,變得艷紅。枝下溪水潺緩,幾株翠竹與叢菊掩映,其中一只螳螂,正沿著菊莖攀援而上,昂首伸臂,長須探空,頗富情趣;畫面空曠的上半部,另一只赭色的蚱蜢正凌空而起,給平靜的畫面增添了生機。畫法上,全作構圖疏朗,色澤明麗。紅葉、坡石等用粗簡的筆法畫出,螳螂用工筆法畫出,造型精準,一絲不茍;而蚱蜢用小寫意畫出,強調筆墨的表現力,其結構、形態、神韻恰到好處。在布局上,螳螂與蚱蜢,一綠一紅,一靜一動,起到了活躍畫面的作用。值得稱道的是,三兩株勁挺的墨竹穿插其中,不僅打破了畫面的平衡,而且使得全作整體色調更為沉穩,可謂點睛之筆。畫中花草蟲竹用多種手法畫出,卻和諧統一,毫無牽強之感,不愧為王雪濤的經意之作。



近現代書畫(一)


Lot85


李苦禪《松樹八哥》


水墨紙本/鏡心


鈐印:李


款識:醉中寫來,自感可人。勵公作。


注:文物公司舊藏


144×79cm


估價:50000-80000


李苦禪先生筆下的花鳥世界,渾厚、平實而有趣。他經常以松、竹、梅、蘭、菊、石、荷花、八哥、鸕鶿以及雄鷹等題材作畫,用自己獨到的審美觀點與豐富的表現手法,創造出許多形神兼備、千姿百態的藝術形象。他筆下的花鳥,既有一定寫實的成分,又不是對自然物象純客觀地描摹,而是高度凝練之后的再創造,其駕馭筆墨和寫意技巧的能力是驚人的。


此幅《松樹八哥》,立意鮮明。畫面的中心點,一只八哥立于虬曲的松干之上,背景為盤踞的頑石。老干粗枝順勢橫向生發,又有枝杈執意殺個回馬槍,抖落進畫面。李苦禪在本作中更多的采用“寫”的筆法,而不是涂抹描畫。如松皮表面,圈勾出各種變化的鱗狀樹皮,松澀蒼勁,枝上的松針用中鋒變化之筆由里向外生發,疏密得當,筆意連貫。石塊不拘泥于“形似”,而是用極拙的線條自由的寫出,所謂“寫氣不寫形”。


八哥墨色不分明暗、濃淡變化,只求大的神態,但喙、爪用濃墨勾線,造型精準。至于樹石上的點苔按畫面需要隨意排列,輕松點染。他的運筆線條如行云流水、蒼勁樸拙,筆法凝練簡約,卻意趣盎然,在看似隨意中蘊含著灑脫之氣,難怪其在自題中不禁有些自得,因為“醉中寫來,自感可人”。



近現代書畫(二)


Lot220


顏伯龍 《虎嘯圖》


設色紙本/立軸


1941年作


鈐印:勝春迎夏花卉竟發、筆敷花藻、伯龍書畫、椿草堂主


款識:辛巳新秋,顏伯龍寫于椿草堂。


132×66cm


估價:70000-90000



近現代書畫(二)


Lot227


馬晉《仙猿獻壽》


設色紙本/立軸


鈐印:馬晉之印、伯逸


款識:湛華館伯逸馬晉。


98.5×39cm


估價:100000-150000



民國法書


Lot942


華世奎《楷書》


八寶紋箋本/立軸


鈐印:華世奎印、璧臣、履道守貞


款識:云生賢甥清屬。七十八叟華世奎。


117.5×63.5cm


估價:30000-50000


如果說很多書法家尊奉的都是博涉多家的話,那么華世奎堅持的則是一意孤行。他終身師法顏真卿,無論是擘窠大字,還是蠅頭小楷,甚至連題款,都恪守顏法,亦步亦趨。但他又在這一規范中自出機杼,創新求變,因此取得了令人欽敬的成就。這是他的聰明之處,也是過人之處,此件晚年所書的《楷書》就證明了這一點。


全作點畫渾厚凝重,行筆穩健緩慢,增強了字的穩重之感和遒勁之美。在書寫過程中,華世奎很好的解決了在不變中求變和在變中求不變的問題。比如,從整體上看,字字筆畫停勻,首尾一致,沒有大的起伏和變化,但細心觀察就會發現,華世奎無時不在追求著變化,只不過是含而不露而已。如“有虞”二字,“有”字下筆重拙,但隨后在“虞”中進行調整。有些筆畫處理得非常輕靈和活潑,如“暇”的日字旁,“泰”下方的四個點,達到了一種畫龍點睛、以少勝多的效果。


在各種書體中,楷書是基本功,又是較難把握的一種書體,因其供書家自由發揮的余地有限,故易生死板、雷同之病。但在這件作品中,華世奎憑著深厚的功力和高超的技藝解決了這一難題,那就是追求“筆斷意連”的效果,即行筆時點畫雖斷而筆勢相連續,有時亦稱“意到筆不到”。如兩個“之”字,“后”字的第一筆,既破解了楷書的板滯,又增強了通篇的動感。從結體上看,每一字處理得都是端莊規整,疏密得當。從整體氣息上看,表現為一種雍容華貴、骨力開張的風格。



Lot937


張伯英 《行書》


紙本 立軸


1936年作


鈐印:張伯英字勺圃、辛未生辛未更生


款識:丙子春日,張伯英。


130×62cm


估價:30000-50000


張伯英的書法造詣精深,為徐州“彭城書派”接武前賢之盟主,民國初年與趙聲伯并稱南北二家,而且與傅增湘、華世奎、鄭孝胥齊名,時稱四家。


除此之外,其書學著作甚豐,如《法帖提要》、《說帖》、《閱帖雜詠》等。他在這些著作中總結出許多書學見解,可謂精辟而透徹。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學習書法應向古代名帖和碑刻學習,從古代書法中汲取營養,才能窺探書法之奧秘。否則,學書者將誤入歧途,離書法之道越來越遠,正所謂“不入其門,詎窺其奧者也。”


此《行書》節選自蘇軾的《禱雨帖》,但卻與蘇軾原帖的書法不盡相同,帶有明顯的北碑痕跡,又具宋人楷書之風韻。因為他認為取法古人書跡固然可貴,更重要的是學書應得古人筆法。他在品評《筆法精解二卷》時曾說:“夫用筆為學書之根本,點畫分布皆其枝葉……若徒事字形之揣摩,收效甚微,或至勞而無功,然則筆法精解之作,所解果精焉否耶”。


全作結構緊斂而不拘謹,字體規整端嚴,方圓兼備。既寬博雄放,又緊湊嚴密,內多勁力。其用筆萬毫齊力,圓滿峻發,點畫所到之處,無論是出入、收放、偃仰、向背,極具朝輯相讓之法,筆筆中實,字字氣滿,凝重含蓄。雖然法從魏隸,淵源有自,具傳統之功力,卻又超脫自然,用筆任情揮灑,意度自為高遠。


 

2002-2013 Beijing Hanhai Auction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備12043782號 翰海經營許可證號:1101041159871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1800         技術支持:雅昌藝術網

訪問量:2403

中彩票下载